• 知名品牌IPO突然终止!公司及保荐人主动撤材料

  • 发布日期:2023-11-24 10:33    点击次数:127

      该来的还是来了,拟冲刺上交所主板的老乡鸡,8月28日晚IPO突然终止,形式上依然是公司及保荐人主动撤材料。

      去年5月老乡鸡刚刚递交IPO材料时,公司就因员工流失率高达47%、“三年累计1.6万员工未缴社保”问题登上热搜,公司创始人、董事长束从轩还亲自录制了一段视频回应,并对没能做到给全员购买社保向所有员工和社会大众表示深深的歉意。除了社保等规范性问题,老乡鸡的公司治理、负债率等也存在一些短板。

      3月初冲刺深市主板的蜜雪冰城缺席全面注册制平移,而老乡鸡、老娘舅、德州鸡扒及八马茶叶等几家在排队公司正常平移。不过,八马茶业始终未进入问询环节,目前因“财务更新”原因中止审核,老娘舅和德州鸡扒则在3月底收到首轮问询,但迟迟未见回复。

      此次老乡鸡具体是何原因主动终止IPO?中国基金报记者上班时间多次拨打公司招股书披露的信披负责人电话,但均无人接听。

      历时一年三个月IPO折戟

      上交所8月28日晚挂出公告,终止对安徽老乡鸡餐饮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老乡鸡”)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沪市主板上市的审核,其保荐机构也是来自安徽本土的国元证券。

      时间线来看,老乡鸡于2022年5月20日在证监会网站披露招股说明书,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2023年2月28日,全面注册制实施后公司的上市申请平移到上交所审核,3月底公司收到首轮问询,5个月后于8月28日撤回上市申请。

      老乡鸡此次败北实际上早有迹象,公司在3月底接到问询后迟迟未见回复,首轮问询如此难产,已显现不详端倪。另外,平移后也未见公司更新财务数据,其招股书披露的关键财务信息还停留在2022年半年报,直到此次撤回上市申请。

      老乡鸡前身是2003年在安徽合肥开业的“肥西老母鸡”,2012年改名为老乡鸡,主要售卖中式快餐,招牌菜品包括肥西老母鸡汤、香辣鸡杂、凤爪蒸豆米、梅菜扣肉,菜品售价主要在12-17元之间。

      老乡鸡原计划募集资金12亿元,其中4.75亿元用于老乡鸡华东总部建设,5.1亿元用于扩增餐饮门店,2.15亿元用于数据信息化升级建设项目。

      2019年-2021年,老乡鸡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8.59亿元、34.54亿元、43.93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59亿元、1.05亿元、1.35亿元。而在2022年上半年,老乡鸡分别实现营收20.11亿元,净利润为7611.69万元。

      因员工社保问题上热搜

      自去年5月20日披露招股说明书以来,老乡鸡就备受市场关注,其中议论最多的是员工社保缴纳问题,并一度登上微博等平台热搜。

      老乡鸡董事长束从轩坐不住了,亲自录制视频在微博进行回应。束从轩表示,截止到2021年底,老乡鸡员工总计14503人(1033人为退休返聘),实际购买社保的有12629人,老乡鸡员工的实际参保率达到了93.75%,“3年累计1.6万未缴”的说法存在重复计算的问题。

      他表示,“虽然有餐饮从业人员的流动率高和部分员工对参保意愿不强等方面的因素。但作为老乡鸡的董事长,没能做到给老乡鸡全员所有人购买社保,我感到非常羞愧和自责。向我的所有员工和社会大众表示深深的歉意。”

      从老乡鸡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老乡鸡在2021年年之前员工社保参保率确实非常低,公积金的缴纳比例就更低。2019年,老乡鸡员工人数12844人,参保人数仅4809人,参保率37.44%;2021年参保率才快速提升到90%以上,这可能与券商进场后开始辅导IPO有关。

      除社保问题外,老乡鸡公司治理、负债率快速攀升和疫情下重资产扩店等问题也备受关注。

      招股书显示,束从轩、张琼、束小龙、董雪、束文5名家族成员为老乡鸡的实际控制人。公司董事长束从轩系束小龙、束文的父亲,张琼系束从轩妻子,束小龙、束文的母亲。束从轩、张琼未持有公司股权。束小龙、董雪系夫妻,束小龙与束文系兄妹,该三人合计持有91.32%的股份。

      而一家五口除了女儿束文,也都是老乡鸡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束从轩是董事长,妻子张琼是副总经理,儿子束小龙是副董事长,儿媳妇董雪是董事兼副总经理。7名董事会成员除去3名独立董事,有3名来自束从轩家族,另外1名董事束从德姓氏和名字看上去也很“近”,不过招股书没有披露其与束从轩家族有亲属关系。

      老娘舅德州鸡扒进展不顺

      老乡鸡IPO之旅在一年零三个月后折戟,其实也算不上意外。

      2月底全面注册制实施后,老乡鸡、老娘舅、德州鸡扒甚至八马茶叶等几家完成平移的公司,进展非常缓慢。

      前述提及老乡鸡在3月底首轮问询函一直没有回复,并且招股书财务数据停留在2022年半年度。同样的情况实际上也发生在老娘舅和德州鸡扒身上,到记者截稿为止,这两家餐饮连锁品牌仍停留在3月底的“已问询”状态。

      类似的情况还有幺麻子食品、毛弋平化妆品和认养一头牛,这三家公司甚至都没有收到首轮问询。

      连锁茶业品牌八马茶业情况也好不了多少。资料显示,八马茶叶已是二度冲击A股市场,公司曾在2021年闯关创业板,不过在2022年5月撤单,之后在今年转战深市主板,公司招股书在今年3月1日获得受理。目前其也未收到首轮问询,而财务数据停留在去年三季报,状态显示为“中止”。